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记者暗访丧托假装热心人骗逝者家属多花6千

2019-04-26 19:14:26

暗访丧托:假装热心人骗逝者家属多花6千元

本报潘从武

本报通讯员宋丽

打着能疏通殡仪馆门路、认识内部人员的旗号,多方引诱抛出低价服务

记者暗访丧托假装热心人骗逝者家属多花6千

,向逝者家属伸手要钱,看上去好像是“热心人”帮忙操办后事,暗地里却变相设法漫天要价赚钱,这种从事非法殡仪服务中介赚死人钱的人,被称为“丧托”。

逝者家属俩小时花8100元

“殓尸费400元,化妆费200元,寿衣2000元……”这是一位逝者家属的殡葬费用清单,各项费用累计8100元。不过,这份清单并非出自正规的殡仪馆,而是来源于“丧托”;这份清单并非正规发票,只是一张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收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市民王先生上个月刚刚送走因病去世的父亲,在一名恰如其分出现在他身边的“热心人”的帮助下,两个小时,他花了8000多元,顺利地办完了父亲的后事。在感叹丧葬费用高的同时,他也没有多想。因为这名姓吴的“热心”男子告诉王先生,自己的朋友在殡仪馆工作,能够又快又好地办好后事。

在之后的一次聚会中,王先生遇到一名在殡葬服务部门上班的同学,这才知道,虽然花了大价钱,他也只是办了一个普通的丧事,而那个“热心人”就是“丧托”。王先生提供的殡葬清单上列出的物品,同等条件,如果通过正规的殡仪馆办理,只需2000元左右,6000多元落入了“丧托”的口袋。

“听说过婚托、医托,第一次听说‘丧托’。老人去世了,总想让他风风光光地走,怎么也不会在这上面讲价钱。谁能想到会遇到‘丧托’。”王先生说。

“丧托”常出现殡仪馆周围

“我保证,当天咱们第一个进行遗体告别,殡仪馆主要业务口上我都有熟人,多年的老关系了。”这句话几乎成了“丧托”的口头禅。在承揽业务时,他们一般都会显示自己精于此道,不但向家属保证“第一炉”,而且承诺在告别厅、烧花圈等环节都有优先权。

据乌市第二殡仪馆张副主任介绍,有些“丧托”一星期能在殡仪馆出现三四次,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认识这些人了。殡仪馆一天如果有15具遗体进入,其中10具都是经过“丧托”办理的。“丧托”谎称为了办快、办好死者的后事,需要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打点,让逝者家属提供钱财或烟酒,其实那些东西全落在了他们自己的腰包。更有甚者,有些“丧托”谎称自己就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由于殡仪馆没有执法权,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招摇撞骗。”张副主任说。

3月24日,《法制》在乌市第二殡仪馆采访时,一名女工作人员指着不远处一名瘦高的中年男子说,那就是一名“丧托”,已经连续三四天出现在这里了。上前试图与逝者家属聊两句,引起了该男子的警惕,将与逝者家属隔离开来。

工作人员告诉,这些“丧托”在来殡仪馆之前,都会给逝者家属交代好,不要随便回答工作人员的问话。有时他们看到家属上当,想给予一些提醒,可是问什么,家属都看着“丧托”,让他来回答。而家属们深信“丧托”在殡仪馆有熟人的说法,担心自己说不好就连累了别人,或者担心一旦说破就要出高价而三缄其口。

暗访“丧托”“生财之道”

以帮人处理后事为由,走访了几家殡葬用品店,这些店铺的老板与“丧托”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有的本身就是“丧托”。

在五星路一家殡葬用品店,老板娘热心地招呼着,她非常热情地介绍了几款价格从650元到1390元不等的寿衣。听她介绍这几款寿衣质量如何好,但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衣物质量的标识标志。

这时,一名操着外地口音的40多岁男子走进店里,得知要找人帮忙办理后事,立即卖力地介绍起来。他告诉,全套手续办下来要求不一样,价格也不相同。从三四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都是一条龙服务,相比殡仪馆既便宜又省心。说着他从里间抱出来两个骨灰盒,“你看,两个骨灰盒便宜的1000多块,贵的3000多块,这要是在殡仪馆就贵了,没有五六千你根本买不到。”中年男子说道。一番询问之后,男子给开出了7000多元的大致价格,其中包括850元的寿衣、2300元的骨灰盒、480元的纸棺,并保证能够在当天用到殡仪馆最便宜的殡葬用车。随后他还不忘嘱托,这只是个底价,到时候要看逝者家属的意思,东西用贵了自然会是另外一个价格。说着拿出一张名片告诉,并称24小时随时可以联系。

在闲聊中,老板娘告诉,他们承包了一家医院的太平间,如果在这里置办殡葬用品,还可以寄存骨灰盒。为了证明给的价格非常低廉,中年男子还特意出示了一张别人的殡葬清单,只见总价在1.36万元的清单中仅灵堂设置就有近2000元的花费。而在殡仪馆了解到,设置灵堂最多也不会超过800元。

据了解,“丧托”接手业务后就开始推销殡葬用品,拿花圈来说,如果殡仪馆出售的价格为45元,“丧托”出售的价格则在80元甚至更高。

“丧托”处灰色地带无人管

那么,一场葬礼到底要花多少钱?从乌市第二殡仪馆了解到,在殡仪馆含遗体接运、骨灰盒、遗体化妆火化、骨灰寄存等基本费用,695元就足够了。即便是逝者家属要求规格高一些,那么2000元左右的标准就已经非常好了。

在乌市第二殡仪馆公布的价目表上,看到,火化费价位分为160元和480元两档;接运遗体专用殡仪车辆收费为200元、300元、500元(10公里起步价,车型不同价格不同);告别厅分大中小厅,价格为400元、230元、130元,休息室分别是50元和150元;如有需要的市民可自选;遗体停放2.5元/小时/具;一般遗体更衣20元/具/套,馆内整容化妆50元起/具(包括理发、剃须、抹粉)等,还有一些殡仪服务的价格。

采访了解到,“丧托”不仅漫天要价,而且不少东西的质量还很差。在殡仪馆看到几名逝者家属上当后留在殡仪馆的骨灰盒,切开后发现并非所谓的红木,而是刨花板制作的。工作人员还曾遇到骨灰盒散架的情况,原来逝者家属花费近万元购买的玉石骨灰盒是用蜡粘连的,遇热就熔化,其材质根本不是什么和田玉。

“丧托”诈骗痕迹如此明显,为何还能如此大行其道?“‘丧托’往往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谁家的亲人去世了,可能跟一些医院的护士或护工有联系。”乌市第二殡仪馆曾主任说,他们一是钻了市民不了解殡葬处理程序的空子,进行虚假宣传,夸大办理葬礼的难度;二是抓住市民失去亲人悲痛哀伤,无暇与其斤斤计较的心理。另外,“丧托”属于灰色地带,并没有什么部门能够管理他们。

相关报道

近日,深圳殡仪馆发生一起殡葬中介堵大门事件。因索要红包未果,两名殡葬中介与死者家属在深圳殡仪馆发生肢体冲突。为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殡仪馆决定限制中介进门,由此引发多名中介堵殡仪馆大门。

3月22日上午,一些来自民营殡葬服务公司的人员在深圳市殡仪馆门口吵闹,并用车辆堵住殡仪馆大门,阻挡过往车辆出入,直至警方到达现场后才恢复秩序。

据深圳市殡仪馆副馆长李再连介绍,21日下午,一名赖姓家属去深圳市殡仪馆辨认遗体,在礼堂门口被两名殡葬中介拦住,并被告知付300元方可辨认遗体,家属则要求提供正规的收费发票,其间双方发生言语冲突以致发展到中介追打死者家属。经殡仪馆保安制止,两名中介才驾车离开。

“殡仪馆在早上8点至下午4点提供免费的遗体辨认服务,不存在收费情况。”李再连说,事发后,为避免欺诈现象再次发生,殡仪馆要求凡未接到业务的殡葬公司,不得进入殡仪馆范围冒充工作人员拉客,而这一举措也直接造成了22日的中介堵大门事件。

深圳市民政局殡葬服务监督员彭先生表示,每天都有不少中介在殡仪馆和医院内活动,自己经常收到关于殡葬服务不合理收费的投诉。

据了解,为规范行业乱象,深圳市殡葬协会近日拟定了殡仪服务代理委托书的格式文本,要求会员单位须凭此委托书才能在殡仪馆办理殡葬业务,殡仪公司有向家属告知政府免除基本费用的政策且在委托书中列明延伸服务的收费明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