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盐城农交所18亿资金窟窿调查

2019-02-26 14:25:55

盐城农交所1.8亿资金窟窿调查

交易商们并不接受所出资金转为恒丰重组股份,“让我们为恒丰违规操作和非法占有交易资金买单。在查清资金去向之前,我们绝不会同意”

国务院38号文规定的交易所清理整顿6月30日大限已过,交易所乱象未止。

近日,多位大蒜远期交易商向本报反映,江苏恒丰农交所违规参与大蒜交易,并私自挪用客户保证金,目前,交易商的可出资金(保证金和交易资金)被掏空,无法支取。

江苏恒丰农交所2010年1月经省工商局备案注册,在盐城市登记成立,以B2B、B2C为主要交易模式。交易品种有啤麦、菊花、大蒜等,2012年重点推介大蒜交易,在大蒜之乡山东金乡(毗邻江苏),成为寿光盘、龙鼎盘、南店子盘之后又一交易活跃大盘。

7月12、13日,两次来到位于盐城开发区软件园B区的恒丰办公地,均已大门紧锁,人去楼空。

“总共资金缺口1.5亿左右,全部为客户保证金。加上我用掉的2000多万元,总共窟窿应该是1.8亿元。”7月7日,在盐城相关政府部门安排下,恒丰农交所董事长张国亮对交易商代表称,资金窟窿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个人挪用的保证金,一是恒丰自身参与交易亏空了钱。

恒丰交易商代表仇长勇说,因恒丰而受影响的投资者,仅金乡蒜交易商有近1000户,加上其他客户共近4000余人。

“如果犯罪状况和资金缺口较小,可以对恒丰农交所进行重组。”盐城金融办一位负责人13日对称。

金乡几位大蒜交易商称,已经有代理商在试探他们对重组的看法,“恒丰的主要想法是,让我们之前所出资金转为恒丰股份”。但是,交易商们并不接受,“让我们(交易商)为恒丰违规操作和非法占有交易资金买单。在查清资金去向之前,我们绝不会同意”。

7月13日,盐城经侦一位内部人士告诉,市公安局已经在7月2号左右成立专案组,调查恒丰交易所资金去向和追回资金。“山东类似交易所案仅调查就半年左右时间,因此不可能马上出结果”。

噩梦数月的投资者

作为恒丰客户,最近几个月对杨亚凡来说好像噩梦。

最多时他曾盈利约1000万元,但在恒丰提升保证金后,前期盈利悉数被吃尽,目前连830万的保证金也已被冻结。

杨亚凡为金乡一中型大蒜储存加工企业老板,公司有1000吨左右冷藏蒜,工厂占地3000平方米。但是对于大蒜远期交易,杨是个外行人。

2012年4月份,在恒丰代理商的邀请下,杨亚凡参加了恒丰在日照的蒜交易推介会,推介会后不久,杨亚凡便开始涉足恒丰农交所投资,陆续投入资金830万元,交由代理商操作。

今年的大蒜行情在天气因素影响下严重减产,现货大蒜价格从2月初的1.2元/斤上升到5月份4元/斤。杨亚凡的代理商“多头”投入大蒜,5月中旬前,杨亚凡账户盈利不断增长,最高时浮盈近千万元。

然而,噩梦在悄悄靠近。

5月20日,恒丰农交所发布通知:交易所21日停盘,从22日起涨跌幅比例由5%提高至8%,保证金比例由20%提高至35%,23日起禁止订立新合约,只允许转让和交收操作。

通知无异于晴天霹雳,惊魂未卜的杨亚凡和其他几个交易商连夜赶往盐城交涉,恒丰表示空头愿意弃仓,有6万吨的空单需要多头来平仓,但前提是“多头按照盘面价格让利100到200点”。对此杨亚凡等人表示同意。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23日,前一日各月份合约大都以8%的幅度跌停。24日,盘面再次狂跌近8%。平仓协议成了一纸空文。经此变化,杨亚凡前期盈利被大幅侵蚀。

此后数日,恒丰农交所的规则如同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加上新合约订立和保证金政策的变化,大批交易商“被爆仓”。

噩梦仍未结束。6月23日,交易商们在4800点附近被强行平仓,随后交易资金和保证金便再也取不出来了。

“直到目前,虽然账户中显示余额,但是资金仍然无法取出。”杨亚凡7月15日无奈对称。

扎入蒜盘的金乡蒜客

据集体遭殃于恒丰的交易商代表称,像杨亚凡这样的金乡蒜交易商有近1000户。

蒜市的疯狂催热了恒丰盘。在金乡,投资者此前一直参与寿光盘、龙鼎盘、金乡南店子等大蒜电子交易市场(下称大蒜电子盘)交易,2010年寿光盘停、龙鼎盘崩,2011年底以来南店子盘也陷入清盘危机。2011年恒丰农交所抓住这一机会重推蒜交易。

“虽然之前参加过的蒜交易平台都因为各种原因清盘,但在政府(山东日照)强势介入下,保证金基本可以拿回来,没怎么亏钱,大家还都愿意参与。”杨亚凡称。

此外,恒丰农交所虽远在江苏,但其原副董事长董刚,在业内曾被称为金乡四大蒜王之一。

根据交易商代表提供的材料,董刚又名董自刚,山东临沂人,发迹于寿光大蒜电子盘。董自刚2009年初接手金乡大蒜果蔬电子交易市场,此后改名为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俗称“南店子盘”,但2011年董自刚退出,另一股东接任董事长;随后董自刚开始进入恒丰农交所任副董事长,张国亮任恒丰董事长。

恒丰打入金乡,董自刚功不可没,一个是在其他蒜电子盘积累的客户,也有一些代理商帮他在金乡开拓市场。

据交易商代表统计,截至7月份,仅已统计在内的恒丰金乡大蒜交易商就有近1000户,可出资金4000到5000万。

在恒丰农交所,蒜交易是较晚推出的品种,此前,该交易所已经有菊花、当归、大麦等品种,但是交易所的交易一直不温不火。根据上述开发区软件园相关负责人称,恒丰交易所注册资本1000万元,去年纳税也仅有300万。

大蒜品种活跃了恒丰盘,并一度成为恒丰的重要品种,但问题也开始暴露。

恒丰称,“以农产品个体工商户、农产品流通经纪人、农产品经营、加工企业及相关产业链(为)客户群体”。然而,在今年初,恒丰已经暴露出代理商和部分客户无真实产业背景,通过交易所投机赚钱的嫌弃(见本报2012年4月20日文章《日均交易千次恒丰农交所代理商狂吸客户佣金》).

彼时,恒丰爆出全国多省的二级代理商,通过修改客户账户密码、频刷交易、对敲等方式,大肆榨取客户资金,其中有客户的账户被日均交易过千次。当时,多名受损投资者质疑恒丰与二级代理商共谋。

获悉,当时江苏省金融办称“检查的初步结果是,上述案件跟交易所没有直接关系。但我们已经明确要求恒丰农交所进行整改,尽量选择跟农产品产业链有关系的代理商。”盐城金融办一位人士称。

然而,后面的事情仍然一发不可收拾。

2012年7月初,来自金乡、邳州多地的交易商代赶赴盐城,却被董事长张国亮告知“交易所的资金窟窿已达1.8亿”。

张国亮,新晋盐城十大杰出青年。但是根据软件园区一位相关负责人透露,张国亮资金实力并不雄厚,旗下除了恒丰农交所并无其他公司,个人资产也仅有房产,价值数百万元。

谁持有了空单?

一直萦绕在杨亚凡头脑的是,究竟谁持有了空单,对此,恒丰农交所讳莫如深。

6月4日,杨亚凡等十来个金乡投资者齐聚盐城,和恒丰副总裁张昊接触,双方对5月21日签署的平仓协议起了争执。交易商质问恒丰为何已签署平仓协议,却未平仓,使得接下来几个交易日众多多头投资者爆仓。

张昊称,平仓协议不仅需要多头签署,还需要空头签署。但他并未透露谁持有空单。

彼时,鲜蒜收购价格在4元/斤左右

盐城农交所18亿资金窟窿调查

,和恒丰盘交割的蒜价格在9000元/吨以上,而恒丰盘面各合约价格都不足5000元/吨,与现货价格大幅背离4000多元,如杨亚凡一样的投资者纳闷,这种行情下,竟有其他投资者继续做空?

恒丰农交所的其他行为也使得投资者疑虑:5月份,交易所两次限制订立新合约,前一次使各合约走出两个8%跌停板,后一次也造成一个5%的跌停板,杨亚凡等投资者怀疑,袒护空头迹象明显。

7月7日,在政府安排的三方见面会上,张国亮坦承,恒丰农交所自身确实参与过交易,对赌造成亏损,构成了1.8亿元亏损的一部分。

根据张国亮所言,对赌交易主要由董自刚操作,5月25日恒丰免去董自刚副董事长职务,而现在,一众投资者们发现,已联系不上董自刚。

仇长勇告诉,目前代理商们希望他们参与重组,他们也不会同意。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4月11日,江苏省贯彻国务院“38号文”,发布《关于开展全省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目前存在“个别交易场所股东直接参与买卖或价格操纵等违规行为”。

《通知》发布几天后的4月17日,江苏省金融办专门检查了当时屡遭投诉的恒丰农交所,核查后认定恒丰个别代理商存在违规,而对交易所的运营模式,资金监管等方面并没有提出直接异议。

对于监管,杨亚凡也有疑问。当初恒丰农交所在金乡推广蒜交易时,曾称交易资金绝对安全,第三方监管于工商银行;开户时,杨亚凡被要求使用工商银行“集中式银商转账业务”。

拿到的一份工行《集中式银商转账业务操作手册》显示,“除交易手续费外,交易会员结算账户不得向其他账户划转资金”。

然而,7月7日,张国亮自爆挪用了客户保证金2000多万。代理商们开始怀疑,银商转账系统监管功能是不是出了问题?

“我们和交易商之间不存在资金托管关系;我们也没有和交易所之间签订任何资金监管协议。”7月13日,盐城工商银行相关人士回应称。对于问及的银商转账系统资金监管效用问题,该人士以不熟悉具体业务为由拒绝回答。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