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国内乳企爆奶粉监管内紧外松洋奶亦藏隐忧

2018-09-21 09:43:43

国内乳企爆:奶粉监管“内紧外松” 洋奶亦藏隐忧

洋奶粉造假案掀进口奶粉OEM风险质疑

拔出萝卜带出泥,美素丽儿洋奶粉造假案,又牵出一连串的进口奶粉产源地疑问。据统计,市面上来自全球各个产地的洋奶粉多达一百多种,其中有些品牌的洋奶粉根本就是同一个乳企代工的。同时,国内奶粉生产商抱怨称,国家检测方面,本土奶粉检测64项,风险监控更有几百项,国外进口的能检测20项就很不错了,对制造商连最基本的许可认证都没有,监管可谓内松外紧。

国外市场见不到的洋奶粉

国内乳业资深人士对南都说,对于中国奶粉行业来说,三聚氰胺事件是一个分水岭,从那之后,大量的消费者变成进口奶粉的忠实拥趸,市面上各种产地的洋奶粉逐渐多了起来。一开始是国内的一些乳企引进国外的原料粉,然后进行加工和封装。到后来,随着国内包括乳制品行业在内的食品安全问题的频发,国内消费者对原装进口洋奶粉需求激增,各种牌子的洋奶粉蜂拥进入中国。有些是国外已有的牌子通过代理商和经销商进入中国,然而,更常见的是,大量洋奶粉品牌在国外根本找不到娘家。南都采访一些在澳洲、新西兰和荷兰等地居住的华人了解到,在这些国家常见的奶粉品牌不过就是五六种,包括美赞臣、惠氏和雅培这几个大厂产品,另外在澳洲和新西兰有karicare,在荷兰当地有campina。除这几大品牌之外,国内宣称的源自这些国家的洋奶粉品牌根本在这些国家都见不到。

前述乳业从业人士对南都解释,随着洋奶粉需求的激增,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这个市场,然而,其中很多企业并不具备完整的奶粉加工以及封装的工艺,有些则是为了节省成本,因而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就在国外找个奶粉生产商进行代工。国外有能力进行奶粉代工的企业不外乎新西兰恒天然、荷兰皇家菲仕兰坎皮纳和澳大利亚范迪门斯(VanDiemensLand)等少数几家大型企业。因此,美素丽儿事件,暴露了一个奶粉生产商为多个品牌奶粉代工的事实。

奶粉监管内外有别

然而,遍地洋奶粉,如何监管是一个难题。圣元国际CEO张亮就明确表示,三鹿事件之后,政府重新审核婴儿奶粉生产许可证,在中国生产奶粉已经初步建立起监管体系。可外国进口的就没人管了,1000多个品牌的大杂烩市场能管好才怪呢!

另外,对于奶粉的监管,目前存在内外有别的情况,张亮在微博上声称,本土奶粉检测64项,风险监控更有几百项,国外进口的能检测20项就很不错了,对制造商连最基本的许可认证都没有,谈不上监管。

对于此事,前述质监局内部人士不置可否,只是强调,目前国家用于食品安全监管的投入逐年增加,而且奶粉、牛羊肉、粮食,每个项目同样重要,不可能将所有资源都用于奶粉的监管上,就奶粉的监管,市面上两百多种牌子,不可能平均用力。

此外,对于洋奶粉出现质量事故,以及香港对于奶粉的严格限购,蒙牛总裁孙伊萍近日在公开场合称,香港奶粉限购对中国乳企来说是机遇。不过,南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蒙牛的欧世和伊利,这一个多月销量似乎并没有明显增长。

两大洋奶粉代工之王

之前因为掺杂和涂改日期被查处的天赋美素(美素丽儿)奶粉,生产链条是外界追踪的焦点。根据苏州工业园区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对该事件的通报,其奶粉就源自荷兰皇家菲仕兰坎皮纳(以下简称菲仕兰坎皮纳),而天赋美素奶粉是瑞士玺乐集团出品,也就是说,这款奶粉是由玺乐集团委托菲仕兰坎皮纳进行代工。

而据了解,目前国内有多家乳制品企业出品的奶粉也是由菲仕兰坎皮纳公司代工,其中更包括娃哈哈的爱迪生奶粉、圣元公司的荷兰乳牛奶粉、荷滋乐奶粉等。据了解,娃哈哈爱迪生奶粉,是娃哈哈力推的高端奶粉品牌。在爱迪生奶粉官上,写明娃哈哈爱迪生的奶粉代加工企业为拥有130多年奶粉生产历史的荷兰皇家乳品企业。

有不愿具名的奶粉经销商对南都透露,目前对于进口奶粉的原产地标注的监管还是比较严格,因为虽然洋奶粉品牌众多,但在原产地上几乎没有敢造假的,而很多号称源自荷兰的奶粉,绝大部分就是由菲仕兰坎皮纳代工,或是从该公司购买原料粉。前一种情况比较多,毕竟,人家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工艺和质检方面,比国内的生产厂商高得多。同理,很多号称源自新西兰的其实就是找的恒天然代工。

相关报道

港版奶粉存货最高涨5成

洋奶粉出现质量事故,香港以及各个重要奶粉出口国针对中国市场的奶粉严格限购,对国内奶粉意味着什么?蒙牛总裁孙伊萍近日在公开场合称,香港奶粉限购对中国乳企来说是机遇。现在距离香港正式宣布奶粉限购已经过去一个月,南都登录天猫上面多个本土奶粉旗舰店查看交易记录,蒙牛欧世和伊利金领冠等数款婴幼儿奶粉的销量并没有明显增加

国内乳企爆奶粉监管内紧外松洋奶亦藏隐忧

。而且多个广东地区奶粉经销商也对南都透露,这一个月线下的本土奶粉销量也和以往差不多。另一方面,多个仍有货的代购港版奶粉的店里面,港版美赞臣、惠氏等国外奶粉的价格则已经上浮多次,其中最高的从200多元涨到300多元,上浮幅度接近50%。

(侯睿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