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我国地下水重污染范围至少超八成垃圾填埋是

2018-07-24 18:37:44

我国地下水重污染范围至少超八成 垃圾填埋是毒瘤

一份民间监测报告:地下水污染祸因垃圾填埋场

2013年起始,地下水污染话题因传山东潍坊企业往深层地下排污的消息,再一次掀起全国性的关注。

对于今年已快70岁的赵章元来说,地下水污染话题并不会陌生。

十二年前,作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的他,以自己兼职的中国地球物理学会的名义,发起了对北京市地下水污染的调查,最后发现北京垃圾填埋场是污染地下水的一颗“毒瘤”,并给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提交了监测报告。

由于深处学术机构,资料数据都比较方便得到,赵又开始收集了一些全国地下水污染的资料,在2003年“非典”时期,一份登载着赵章元研究结论的媒体内参,递到了中央高层。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曾培炎三次批示,要求治理地下水污染。

得到批示后,赵章元很开心,因为这毕竟引起了中央的重视,环保总局也召集了一批专家开座谈会开始商议此事。但此后便没有了音讯。

在赵章元等待八年之后,《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年)》(以下简称《规划》)终于在2011年“姗姗来迟”。

而就在这等待的八年中,科研单位开始申请大量的科研项目,但是地下水污染的现状仍不明晰。现在所能翻查到的数据仅为年中国地质部门对我国118个大中城市的地下水监测报告。

也就是说,我国地下水污染现状仍是白纸一张,地下水污染管理一直处于盲区状态。如果《规划》能够顺利执行,到2015年,地下水的污染状况才能被基本掌握;而要2020年,典型地下水污染源才能实现全面监控,地下水污染防治体系才能基本建成。

“事实上,我国地下水已污染不轻。而地下水一旦被污染,其治理难度和代价巨大。”赵章元对地下水污染的防治十分急切。

垃圾填埋场“渗毒”地下水

“国内外再好的卫生填埋场都会渗漏”

早在国家地质部门考察得出的结论为:受到较重污染的城市占64%;轻污染的城市占33%,因污染给我国水资源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约377亿元,其中地下水占二分之一左右。

这已经是10余年前的情况,至今未见采取任何得力措施,污染日趋加重。赵章元非常焦急,“粗略估计,地下水重污染范围至少会超八成。”

污染地下水的主要来源为生活污水、生活垃圾、工业废水、工业废物、农业施用的化肥和粪肥以及石油和石油化工产品等。

而这其中离我们最近的污染物主要来自遍布每个城镇的垃圾填埋场,这是2001年赵章元经过实地考察后所提出的判断。

目前,我国已经是世界上垃圾包袱最重的国家,全国668座城市垃圾年产量达到1.8亿吨,而且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中国的垃圾已占到全世界年产垃圾的四分之一以上。全国几乎所有城镇均陷入垃圾重围之中,形成了“垃圾包围城市”的态势。

而对于如此之多的垃圾

我国地下水重污染范围至少超八成垃圾填埋是

,我国目前主要是依靠填埋解决“垃圾围城”。截至“十一五”,北京垃圾靠填埋技术仍占73%。而全国平均水平为77%。

垃圾填埋场污染地下水主要是通过工业垃圾中有毒有害物质、生活垃圾中有机物经过液氧发酵后形成的渗沥液透过隔膜进入地下水源。经过检测,垃圾渗沥液中含有大量难降解的有毒污染物,并能产生不安全的累积效应,在局部富集起来。

虽然各地政府都号称采用了卫生填埋方式,但是仍然不能阻止垃圾渗沥液的渗漏。

“国内外再好的卫生填埋场都会渗漏,这只是年限的问题。”赵章元称,首先,防渗漏的隔膜内部结构会随时间发生变化。

一份民间监测样本

第一次发出声音: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有污染

早在2001年,赵元章团队在中国地质大学的帮助下利用原本用于勘探地矿的环境地球物理技术方法,开始以北京为例对垃圾填埋场地面进行扫瞄,并第一次发出声音: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有污染,北京市地下水严重超标,多年超标率较高的为氨氮、硝氮、铬和汞等,地下水有机污染严重。

地球物理学最开始应用于工程地质勘探、工程监测,后来应用于环境探测以及环境保护,称为环境地球物理学。它是根据污染物与其周围介质在物理或者化学性质上的差异,借助像扫描仪一样的装置直接在地面上测量其污染物物理场的分布状态,通过分析和研究物理场的变化规律,掌握污染物在地下运移过程和空间分布规律。

而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在垃圾填埋场附近设置污染检测井对地下水进行监测,然而由于井深有限,再加上近年来地下水水位不断下降,影响了监测的准确性。

2002年,北京市市政管委会委托包括赵章元在内的一个研究小组,对北京市的阿苏卫、北神树等几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周边的地下水质进行检测,结果发现由垃圾填埋场渗漏出来的有毒物质已经污染到了地表30米以下的地下水。

另外,高浓度点主要集中在潜水层中。氯代烃污染多呈点状分布,但中部、西南郊已形成重污染区。主要分布在丰台潜水区和中部天坛-广安门一带潜水-承压水过渡带上。南郊大部分地区地下100m以上的潜水层地下水早已超标。

在等待北京市政府治理消息的同时,2002年,赵章元带领学生搜集了全国300多个重点城市的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污染的资料得出结论:普遍发生渗漏。

可是后来令赵章元没有想到的是北京市市政管委相关负责人以“内部意见不一致”为由回复了赵章元。“真正原因是北京市政府曾向全市人民打保票称卫生填埋场技术非常好,不会发生污染。”赵章元仍然坚信自己的研究结论。

防治效果难测

“制定一个规划用了八年,还不知道执行要用多少年。”

赵章元的研究和观点,当时并未引起北京市关注。2003年,一份登载着赵章元研究结论的媒体内参,递到了中央高层。

此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曾培炎立即针对垃圾场和石油站污染地下水的严重形势做了重要批示:我们城市地下水普遍受污染,由国家环保总局(现为环保部)牵头,制定全国地下水防治规划。

但批示后便开始了公文长途旅行,并未见到实质性的防治举动。“半年后我打过去,没动作。一年后,还是没动作。”赵章元回忆。

一直到2011年,《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年)》才出台。

“制定一个规划用了八年,还不知道执行要用多少年。”赵章元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