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学界诊断后2012中国式突围繁荣离我们不

2018-08-04 18:10:37

学界诊断后2012中国式突围:繁荣离我们不远了

临近岁末,经济学界与企业界,都对中国新一轮经济周期中的增长与转型充满了兴趣。昨日,在由搜狐财经主办的“抉择时刻:后2012的传承与突破”论坛上,经济学界与企业界大佬齐聚一堂,一场关于中国未来经济新动力的头脑风暴拉开序幕。后2012中国如何突破?李稻葵说:“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共同探讨新的经济思维在未来经济改革和经济政策中该如何推进,并在这两个方面有所创新的话,繁荣的世界将离我们不远了。”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

中国经济增长还得靠投资

“投到新型工业化领域与即将到来的以络化、数字化和大规模定制为特点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去”

一个健康的成长社会是要有经济增长的,而经济的增长是需要投资的,投资又是需要储蓄来支撑的,没有了储蓄支撑的投资就会造成通货膨胀。中国过去经济的改革之所以是成功的,就在于一开始就在国内启动了储蓄的增长。

大家现在经常批评中国投资率很高,但是投资率的高低,事实上并不能由它本身判断。如果我们拥有很高的储蓄率,但投资率却没有高到储蓄率的水平,那么这个投资率就是不高的。过去中国储蓄率很高,那么就有一部分储蓄通过顺差的方式交给了其他国家,包括美国,这就造成了中国日积月累的外汇储备逐渐增多。

过去,我们过多的依靠外需,但如今,过多的依赖外需的状况可能已经过去,而内需中的消费,尽管我们在消费刺激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但其增长却是相当稳定的,短期内难以大变,投资是我们唯一还可以有一点掌控的因素。所以,中国今后的经济增长仍将主要由投资拉动,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这是一个事实。

投资需要投到哪里去呢?第一,投到新型工业化领域与即将到来的以络化、数字化和大规模定制为特点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去;第二,中国的城镇化方兴未艾,商业、餐饮、社区服务、医疗、运输餐厨、保险等众多领域都需要投资。

泰康人寿创始人、董事长陈东升:

企业家应继续做市场的“好孩子”

“最好的企业,一定要是投资主体多元化

学界诊断后2012中国式突围繁荣离我们不

,一定要股份制,一定要走治理结构的改善”

我下海的时候,非常坚定的就是走专业化的道路,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在走市场化的道路。我认为,企业家对市场要敬畏,一定要在哲学、思想、价值观的层面敬畏市场,此外对专业要有一种宗教般的膜拜,还要把诚信当成企业的立命之本。

股份制是市场经济一个很大的发明,他能够迅速地调用市场所有的资源,高效率的创造财富,这是纯粹的国有、纯粹的私有都是做不到的。最好的企业,一定要是投资主体多元化,一定要股份制,一定要走治理结构的改善。

企业要想存活下去,创新是永恒的主题。很多人只引用了熊彼特讲的创造性毁灭,认为所有的财富来自于企业家,但事实上,企业家精神的本质,马克思早说对了,就是外在竞争的压力。有了外部竞争的压力,企业就被迫需要创新,有了创新也就创造了新的财富。当然,没有科学家的创新,没有员工的努力,就不会有财富的创造,但企业家是一个枢纽,一个中心。

所以,市场中往往有两种企业家:一种靠跟政府的关系,这是一时之利,不能走长远;还有一个是做一个好企业,走市场化、走创新的道路,成为政府、市长的一张名片,中国企业今后要把这个问题处理好,走真正的市场化、专业化、规范化、国际化的道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

国退民进将是未来大趋势

“如果真正加快了非公36条实质性的落实,自然意味着国退民进”

中国2013年的经济结构调整步伐会加快,但目前的经济结构调整才刚刚开始,真正出现调整的是出现了指标的改善,目前这些指标的改善还仅仅只是苗头,从制度层面上看,还没有形成固定的气候。

结构调整,特别是城镇化,以消费为主导的战略推进,我相信会在2013年以后,出现新的迹象。包括“非公36条”在各行各业实质性的落实、实质性的推出,我想这些方面是结构调整的重中之重。

在土地制度方面,我寄希望于《农村集体土地征收条例》的尽快出台,通过这个条例真正保护农民在土地上的利益,这是刺激中国未来消费的一股主要力量。

我个人认为,国退民进是必然的大趋势。2013年,我寄希望于能在策略层面上,通过两条措施能够推进国退民进的进程。第一,加快“非公36”的实质性落实,因为如果真正加快了非公36条实质性的落实,自然意味着国退民进;第二,我认为通过进一步提高国企的分红比例,通过部分出售国有企业的股份来直接出售国有企业来直接解决可能出现的地方融资平台存在的风险与压力。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

金融改革的时机已经到了

“利率的市场化时机已经成熟,没有任何障碍”

去年中国银行业的利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有上万亿的利润;另一方面,民营企业不光融资难,他们的生存也很困难。这两个问题所反映的,一是所有制的歧视,一是规模的歧视。

我想对此提出几点建议:第一,利率的市场化时机已经成熟,没有任何障碍;第二,从温州金融改革、“非公经济36条”开始,我们不能再继续叶公好龙,要把这些政策切切实实落到实处。

民生银行,它的股东都是民营企业,民生银行是中国经营最有效率、最有创新能力的银行之一,加入中国有50家或者更多的民生银行,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率,为世界经济服务的能力绝对不是今天这样的局面。

目前,中国的金融体系的功能已经异化了,金融体系的本质应该是服务于实体经济,通过提升实体经济的效率、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来创造价值。我觉得改变的时机已经到来,不能再拖了。但是,未来的金融改革,现在看起来,依靠政府或者监管部门或者大的金融机构来自发的放权,是比较难的,我们只能依赖草根金融或者是新金融,他们通过创新,不断地突破和蚕食市场,这可能是一个希望。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下一轮经济增长靠经济思维的创新

“凯恩斯主义,自由主义,计划经济,这三个经济思维都必须超越”

今天的世界需要一个新的经济思维。首先,我们需要的是超越凯恩斯主义。以政府的财政投资、以政府项目为推动的经济发展,这种发展短期内也许可以带来繁荣,但长远来看不解决根本问题。其次,八十年代的自由主义思维也必须超越,完全放开的政府放任自由的经济政策带来的灾难,我们记忆犹新。第三,计划经济的传统的政府大包大揽的经济思维显然也必须超越。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政府把医疗卫生、住房全部纳入自己的控制领域之内,这种模式产生的无效性我们至今记忆犹新。

这三个经济思维都必须超越。如何超越呢?第一,全球经济必须重构基本的社会福利体制,针对中产阶级的社会福利体制必须大规模减少,要把注意力集中于社会上最需要扶持的、最需要补贴的低收入民众。第二件事,就是必须以法制为基础,政府加强对市场经济的监管。第三条,就是在非公共产品的生产领域,如果不是最基础的社会福利产品,要大力推动市场化,具体地讲,我们的国有企业必须推向市场。

我坚信,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共同探讨新的经济思维在未来经济改革和经济政策中该如何推进,并在这两个方面有所创新的话,繁荣的世界将离我们不远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