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券商资管低价火拼信托银证合作规模急剧飙升

2019-03-13 18:50:17

券商资管低价火拼信托 银证合作规模急剧飙升

这是一组值得玩味的数据对比截至三季度末,证券业资管规模已达9295.96亿元,较二季度末大幅增长93.6%,而第三季度该项业务净收入为6.37亿元,仅比上半年季度均值高出22%。

券商资管赚吆喝不赚钱的背后却是一个“阳谋”在今年8月1日证监会审议通过《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后,券商资管正以超低通道费的策略快速、大规模抢占信托公司的业务,银证合作业务由此进入了生机勃勃的春天。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银证合作业务规模已急剧增长至券商资管业务总规模的70%以上,但以通道费为主的管理费却也由3%。骤降至1%。以下,已不到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管理费的一成。而对于是否能够进军银行资金池等银证合作其他业务领域,不少券商正在等待监管层明确银证合作的底线。

资管业务定位嬗变

尽管券商资管的法律关系仍未被明确为信托关系,但这丝毫未影响到券商资管开展信托业务的积极性,而这恰好发生在《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配套实施细则(“一法两则”)上半年向证券业征求修订意见过程中,尤其是在8月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后。

中国证券业协会日前组织多家券商对“一法两则”进行了培训。接受证券时报采访的部分券商人士纷纷表示,希望将资产管理法律关系直接明确为信托关系,以进一步明确投资者与管理人的权利和义务,促进资产管理业务的健康发展。

监管层对此公开表示,这一意见不无道理,但在信托模式下,客户委托资产所有权将从客户名下转移至信托资产,客户不再拥有委托资产的所有权,这与资产管理资产属于客户的相关规定不符。因此,本次“一法两则”的修订未涉及资产管理法律关系是否为信托关系问题。

尽管如此,证券业在自身的资管行业定位上已有了较大变化,思路变化的一个重要体现是,由从前与基金业的竞争,扩展到与信托业的竞争,这一变化在实际操作上已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证券业9295.96亿元的受托资管规模中,70%以上受托资产为银证合作业务所取得的资产,其中包括票据、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和资金池等银证合作业务。

调查显示,继北京某上市券商这类产品规模突破百亿元规模后,眼下已有不少于10家券商的此类业务规模突破百亿元。其中,国泰君安证券的受托资产规模一度突破千亿元大关,银证合作业务可谓功不可没。

价格战硝烟燃起

风生水起的银证合作业务仅仅是看起来很美,其实却是银行吃肉、券商喝汤的盈利格局,比如券商仅承担通道的银行承兑票据业务。

在这一业务模式中,商业银行委托券商定向管理表外资金,要求券商用这部分资金买断属于表内资产的银行承兑汇票。“券商既不负责资金渠道,也不负责投资项目,因此不可能获得较高的管理费。”上海某券商资管人士表示。

调查显示,在券商开启银证合作业务初期,仅宏源证券和国泰君安证券等少数券商介入,收取的管理费尚能达到3%。,但目前的管理费水平已经降至1%。以下,这一时间周期仅为半年。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管理费水平甚至比银信理财产品还要低。据悉,目前银信理财产品中,除却体量大的资金池产品信托公司收费在1%。以下外,普通类银信理财产品信托公司收费均在3%。左右。

业界对此的观点是,如果说券商集合理财产品的规模会依赖于券商投研能力的话,银证合作类业务则与投研能力毫无关系,原因在于银行仅借用券商的通道,因此券商几乎没有议价能力;此外,在政策放开之后,券商有着强烈的冲动去抢占原本属于银信合作的市场。

相对于管理费率高出10倍的股票类、债券类等资管业务,众多券商资管为何会舍得力气拓展这一微利业务?上海某券商资管人士表示,受制于渠道,集合资管业务能发行5亿元规模的产品已属不易,银证合作的规模却动辄数十亿元,不少券商资管需要借此提高受托资产规模的行业排名,进而塑造资管业务品牌。

等待政策底线出台

实际上,监管部门已进行了多轮摸底,不过银证合作底线至今未有定论,业界也在等待监管层的定调。

据悉,早在上半年,监管层即发文地方证监局摸底银证票据合作业务的规模和具体合作模式,但为了鼓励券商创新,并未叫停这种业务模式。而在二季度末,上海市银监局则向辖区内商业银行下发通知,要求银行自行上报截至6月30日所购买券商资产管理产品的规模。

尽管如此,银证合作仍以超常规的速度发展。截至二季度末,券商资管规模仅为4802.07亿元

券商资管低价火拼信托银证合作规模急剧飙升

,而在三季度末则攀升至9295.96亿元,较二季度末大幅增长93.6%。

上海某券商资管人士表示,与银行间的票据合作属于信托业长期开展的成熟业务,海通证券与交通银行开启的资产证券化规模已达500亿元,业界认为这两项业务不存在合规问题,因此短期内业务规模的攀升势头仍将持续。

令业界担心的是,目前券商和银行之间的合作已不限于票据业务,应收账款也被不少券商视为合作内容之一。此外,目前已有券商介入信托业已经暂停审批新产品的资金池业务。

业界表示,尽管资金池业务备受争议,但毕竟属于银行和信托业的成熟产品,如监管层并未将此设置在底线以下,部分券商或将很快开展这一业务。“公司在等待监管层明确底线,以期着手深化银证合作的内容。”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资管人士表示。

6.37亿

第三季度银证合作业务净收入为6.37亿元,仅比上半年季度均值高出22%。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